Home

About us

News

Projects

Recruitment

Periodical

Contact us

共享交通,热发展中的冷思考

  2016年12月,国内最大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公司环球车享正式进入南京。根据发展规划,3年后,2万辆车和8000个租还网点将覆盖南京城区,市民可按分钟计费租汽车、随借随还。

  2017年元旦刚过,绿色的町町单车进入南京。随后,小蓝单车、OFO单车、摩拜单车等也在南京街头出现。

  这些五颜六色、车身印有品牌LOGO的自行车正以飞快的速度不断增长,遍布大街小巷。它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共享单车。

  不论是热度急剧攀升的共享汽车,还是风靡各个城市的共享单车,其实都是共享交通的一部分。它们凭借便捷、环保等优势,以“互联网+交通”的形式,直接改变了很多人的出行方式,受到不少用户青睐。

  然而,在共享交通迅速发展的同时,这项新兴事物也给城市交通管理带来新的挑战。

  开车跑了32公里,仅花7元钱

  节能环保、弥补空缺

  共享交通优势明显

  在所街租车点,记者仅花7元钱就租了这辆电动汽车。本报记者 王茸摄

  为了解分时租赁汽车和共享单车各有哪些优缺点,近日,记者对这些共享交通工具分别进行了体验。

  共享汽车:刷手机开门,价格便宜使用方便

  今年春节刚过,“我的南京”APP推出一项新功能——用手机租汽车。用于租赁的全部为纯电动汽车,按分钟收费,前半个小时只需要7元,2小时以上每小时25元,每天150元封顶。

  这是南京一家名为易充的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推出的一项业务,让租辆汽车代步与刷支付宝买单一样简单。

  3月1日,记者在“我的南京”中点开了“新能源车租赁”。手机显示全市一共有9个租赁点,此时有26辆车可供选择。记者选择了吉庆社区居委会这个点,就在居委会旁的所街上,两辆绿白相间的小型汽车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通过“我的南京”,记者看到了这两辆车的状况:一辆车号为苏D12288的全球鹰K17剩余电量只有24%,续航能力32公里;而另一辆号牌为苏AK12K1的车还有60%的电,续航能力94公里。记者选择了后者。

  在手机上点击“开门”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车门应声而开。记者坐进车里,钥匙正插在方向盘下的钥匙孔里,仪表盘显示该车已跑了5176公里。

  发动汽车,上路。记者先去了一家位于鼓楼的银行,又到奥体附近的一家超市,最后来到新城科技园的还车点,并根据软件上的地图,将车停在了还车点的停车位上,随后在手机上按一下“关门”,结束了这次租赁行程。

  手机显示,本次行程共用时31分钟,收费7元。记者又看了一下里程表,增加了32公里。

  记者通过嘀嘀打车软件测算了一下,如果以同样的行程打车去银行和超市,至少得打两次车,费用要近40元。

  共享单车:弥补公共自行车的空白

  与分时租赁汽车相比,满大街的共享单车更为市民所熟悉。

  记者这次体验的是从龙蟠中路金润发超市到新街口,根据手机百度地图测算,可步行1公里至地铁2号线西安门地铁站上车,需要22分钟;或步行482米在常府街公交车站乘坐27路公交车,整个行程需要31分钟。

  记者在金润发门口骑上一辆橘灰相间的摩拜单车,仅用了3分钟就来到西安门地铁站,又过了9分钟,记者到达新街口地铁站。

  在新街口大洋百货旁边,七八辆公共自行车停在停车桩上,旁边还有十多辆共享单车。记者观察了10分钟,有6名乘客过来取车,其中3人选择首小时免费的公共自行车,另3人选了收费的共享单车。

  “我要去市妇幼医院看一位朋友,我不确定那里有没有公共自行车停车桩,所以选了OFO,只要1块钱,这点钱也无所谓。”正在取车的陆小姐说。

  看好南京市场,企业将不断扩大规模

  2017年1月1日,町町单车正式进入南京,拉开了共享单车进入南京市场的序幕。

  1月8日,以黄色车身为代表的OFO单车登陆南京;3天后,蓝色的小蓝单车紧随其后;1月13日,摩拜单车也高调进入南京市场;2月9日,7号电单车也来到南京;3月初,白色的哈罗单车也开始在南京街头出现。

  记者昨天从南京交管局车辆管理所了解到,截至3月初,全市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总数约10万辆。

  与此同时,南京还有7万辆公共自行车,在2017年的规划中,还要再增加3万辆。

  这么多自行车,有多少人在用?小蓝单车全国公共事务总监孙丹印说,根据公司技术部门提供的数据,小蓝单车在南京的市场表现非常好,平均一辆车每天使用7—8次,3月份开始做推广活动,每天每辆车平均使用量上升至11次。

  “南京市场现有小蓝单车2.5万辆,公司计划再投放2.5万辆。”孙丹印透露。

  7号电单车运营总监崔晓琪也透露,7号电单车刚进入南京时,仅在建邺区投放了400辆,3月1日,这个数字已增长至2000辆。通过对进入南京市场前19天使用情况的大数据分析,一天内一辆7号电单车最多被骑了15次。基于这个表现,公司还将继续增加投放量,争取在全市范围内达到2—3万辆的规模。

  记者从摩拜单车、哈罗单车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了解到,这些企业都看好南京市场,并打算继续扩大投放量来争抢市场份额。

  共享汽车因成本高等原因,发展势头不如共享单车迅猛,但前景也不可小觑。据南京交通部门统计,一辆私家车平均每天使用时间为2小时,汽车分时租赁在节能环保上的优势显而易见。

  2016年管理公司罗兰贝格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分析预测报告》预测,中国届时将形成625亿美元的共享经济市场,并保持54%的高速增长,汽车共享出行在中国的直接需求,将由2015年的816万次/天迅速增至2018年的3700万次/天,潜在需求带来的潜在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.7万亿元。

  正是看好分时租赁共享汽车的前景,南京易充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鑫介绍,目前公司已投入100辆电动汽车做分时租赁,计划今年扩充100个租赁点,车数增至上千台。

  发展过于迅速,管理亟待跟上

  共享交通健康发展面临三大瓶颈

  中国素有“自行车王国”之称,虽然私家车日益普及,但在1—2公里半径的出行范围内,更加方便快捷的自行车依然是很多人的首选。再加上交通拥堵、停车难等问题存在,一夜之间出现的小黄车、小蓝车、小橙车受到了不少人的喜爱。

  可就在大家纷纷享受共享交通便利出行的同时,也有一些人对迅速发展的共享交通泼了冷水:乱停乱放如何解决?交通违法拒绝处理怎么办?出了事故扯不清如何是好?

  “这些问题若不解决,共享单车发展会遇到瓶颈。”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说。

  乱停乱放、无处不在的共享单车

  1月17日,就在共享单车进入南京才半个多月,一辆城管卡车满载共享单车的照片刷爆朋友圈。

  据秦淮区新街口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解释,新街口地区的交通状况本就复杂,目前并没有让共享单车大量停放的空间,因此城管部门才会将600辆违停的共享单车拖走。

  2月28日,因在新街口地区乱停乱放被暂扣的共享单车数已经超过200辆。

  近日的一个下午,记者从新街口走到常府街,发现共享单车停车问题确实不少:在新街口苏宁电器旁的金銮巷里,两辆小蓝单车停在机动车道上,影响交通;户部街,一排共享单车横七竖八停在非机动车道上,车轮压着盲道;在常府街复成桥上,孤零零停着一辆町町单车;常府街龙蟠中路路口的街心公园里,一辆黄色OFO在鹅卵石小道上格外醒目。

  “罚钱?不,你还是扣车吧!”

  近日,不少交警在处罚非机动车时也遇到了尴尬。

  3月3日晨8点,建康路中华路路口,一名女子骑着摩拜单车上快车道行驶,被交警三大队执勤二中队民警彭松拦下。彭松告知对方,根据交通法规,骑自行车上快车道要被罚款50元,若不接受处罚将暂扣车辆。女子立马笑道:“你扣车吧。”随后,她掏出手机锁上车,一路小跑离去,到路边又用手机刷开另一辆共享单车。

  南京交警三大队副大队长张建武说,大队民警曾在一个上午扣下了8辆共享单车。“这些车至今还停在我们停车场,也没人来处理,我们也不知怎么办。”他说。

  处理交通违法行为时遭遇的尴尬,在共享汽车上也同样存在。

  如租车时,租车者需要缴纳1000元押金,发生交通违法行为产生的罚款可从押金中扣除。不过1000元并不多,若有人恶意违章,闯5个红灯罚金就可达到千元;在南京,主次干道违停被电子警察曝光,需处罚100元记3分,如何处理记分也是一个难题。

  发生事故,保险理赔不容易

  前不久,一市民在锦湖大厦共享汽车取车点取车时,因操作不慎,撞上了路牙,导致车身受损。经多次协调,租车人最后自掏腰包,赔了钱。

  李鑫告诉记者,公司为每一辆共享汽车都买了近5000元的保险,“不过在签署用车协议时我们规定,小碰擦需要使用者自己承担维修费用。”他解释,之所以这么要求,是出于两方面考虑,首先,就目前使用情况看,几乎每天都有小碰擦发生,若全用保费赔付,根据现有保险规定,第二年这辆车将被保险公司拒保;其次,希望通过此举,促使租车人像爱惜私家车一样爱惜共享汽车,尽量避免事故发生。

  但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,易充对共享汽车的管理主要在夜间,包括充电、检查车辆外观等。租车人发生碰擦事故后,没有报警而是将车放回停车点,下一位租客若没有发现车身有车损,很难找到责任人。

  对于这种情况,李鑫说,他们建议每一位租车者用车前先检查车辆外观,一旦发现外观有划痕等,立刻拍照上传给公司,公司将会追溯上一位租车者的责任。如晚上工作人员检查车辆时发现,那么将追溯最后一位用车者的责任。

  这种追责方式有用吗?李鑫坦言,确实会有少数人拒绝赔付,公司只能将其加入黑名单,不再租车给他们。

  共享单车因进入南京市场时间不长,暂时未发生大事故。不过在外地,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。去年年底,成都一市民骑摩拜单车时摔倒导致右腿骨折,要求单车公司赔偿。对此,摩拜回应道:公司与保险公司有合作协议,若因自行车本身原因发生意外伤害事故,并因该意外伤害导致身故或残废,或者造成第三方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,且经司法、行政等部门判定生效,摩拜方面将承担经济赔偿责任,这一赔偿由保险公司负责。

  不过,何为“因自行车本身原因发生事故”,在实际操作中存在界定难题,并且还需要经司法、行政部门判定,耗时耗力。

  孙丹印也告诉记者,每一辆小蓝单车都有保险,与摩拜类似,仅针对使用者在骑车时摔伤导致伤残的赔偿。“骑车人撞到其他非机动车或者机动车导致的人伤车损,并不在我们的赔付范围内。”她说。

  企业加强自律,政府合理引导

  共享交通戴上“紧箍咒”才能跑得更远

  共享交通作为新生事物,在发展中难免出现问题,需要一定的监管。但也有人担心,过多监管会降低共享交通的便利性,影响其发展。共享经济下的新型交通模式到底该怎么管?管到什么程度?怎样才能既有效管理又不打消市场主体积极性?

  用“无形之手”约束单车有序停放

  如何才能让骑车人将车有序停在可以停车的地方?顾大松建议,可以采用“电子栅栏”办法,指定停车区域。“电子栅栏其实是一根短短的天线,只有将车停在‘栅栏’内,车才能上锁,才能结束本次行程。”他说。

  也有共享单车企业通过增加租金的方法约束租车人有序停车。7号电单车运营总监崔晓琪说,每一辆7号电单车上都装有GPS定位装置,只有将车停在指定停车区,才能享受2元的优惠租车价格,停在区域外,将会多收10—100元的费用。

  “要管好共享单车停车问题,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也应参与管理。”顾大松说,如政府可以在人车流较密集的区域设准入门槛,若某家单车企业的车多次乱停乱放,那么该企业的车将禁止进入该区域。

  顾大松还提议,不能任由共享单车无序发展,过度饱和的供给不仅是资源浪费,还会成为城市管理新难题。

  建立信用体系,提高企业自身管理能力

  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徐冉说,不管是普通自行车还是共享单车,交管部门一直都一视同仁进行处罚。对于租车人“愿扣车不愿罚款”的行为,单车企业可以通过设立诚信名单等方式进行管理。

  也有交管人士提出,共享单车经营公司在与用户签订租赁合同时,可与共享汽车一样,将部分押金设为交通违法行为的赔偿金,一经发现交通违法行为,可从中扣钱。

  南京易充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李鑫则介绍,他们正打算与一些共享经济运营商联系,建立一个互通的信用平台,“比如易充的黑名单客户,也无法在摩拜租到车。”他说。

  新生事物规范同时也可适度创新

  随着共享单车的发展,不少地方政府通过制定规章给其上“紧箍咒”。去年至今,深圳、成都、北京等城市纷纷制定相关《意见》,规范停车秩序,明确停车区域,建议运营方制定安全骑行规范、文明用车奖惩制度及建立个人信用评价体系等。

  我市关于共享交通的规范性文件已在酝酿中,将对共享单车规模、停放等问题进行规范。顾大松认为,共享交通作为新的交通模式,政府出台规范性文件进行指导是大势所趋,只有让其规范有序发展,它才能更好地发挥缓解交通拥堵、方便市民环保出行的作用。

  也有专家提议,共享交通是新生事物,有关部门在管理上也可进行适度创新,“比如车牌,普通非机动制式车牌的中间部分可以抽取,但对于共享单车而言,这个抽取功能很‘鸡肋’,很可能被损坏或丢弃,有关部门可以考虑给共享单车安装电子车牌,或不能抽取的特制车牌等。”

  “南京究竟需要多少辆单车,这应由城市停放空间的承载量决定。”顾大松说,企业不能重投放轻管理,目前,共享单车在大型社区、地铁车站等地非常集中,因停车位有限,乱停乱放现象较为严重。同时,有的单车公司在既有车辆闲置率较高的情况下,又新增大量单车,势必占用更多的道路资源。(摘自《南京日报》)

Copyright 南京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41973号-1 网站 建设:中企动力 南京